pp电子猴子疯狂

COPYRIGHT ? 2017  山東方圓有色金屬集團  All RIGHT RESERVED         魯ICP備17008392號-2      中企動力提供技術支持    

聯系我們

供應商注冊:0546-8956188

人事招聘:0546-8956258

新聞熱線:0546-8956266

舉報電話:0546-8304689

掃碼查看手機官網

關注我們

手機官網

 

微信公眾號

 

企業文化

>
>
企業故事

企業故事

莊子境界、老子智慧

中國煉術在時空演進中的傳奇

陳謹之

  命運不吱聲,人們卻在驚呼,萬萬沒有想到!

                      ——題記

  2011年10月4日,格林威治時間晚上8時。

  位于倫敦市中心的海德公園如夢如幻,南側的格羅夫納豪斯酒店更是燈火通明,金碧輝煌。

  此刻,掌控世界有色金屬市場的倫敦金屬交易所(LME)的年會正在盛裝上演。

  這是銅業王國的盛事之一,全球重要的銅業生產商、交易商和經紀商云集倫敦,容納2000人的宴會大廳雍容華貴,盡顯LME在銅業領域一百多年以來不可撼動的江湖地位。

  在最耀眼的主席桌,坐著一位身材并不魁梧的中國人,他氣定神閑,眼神里沒有絲毫的拘謹和不自信。盡管這一桌坐著LME的主席布萊恩.本德爾爵士和智利國家銅業公司(CODELCO)、澳大利亞必和必拓(BHP)等世界礦業巨鱷。

  這位有著仙風道骨神韻的中國企業家叫崔志祥,來自中國東營。

  正是這位名不見經傳的中國民營企業家,在世界銅冶煉行業掀起了一場顛覆性的技術革命。

  2008年,具有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在山東方圓銅業成功投產,崔志祥和他的方圓銅業以“世界第四次銅冶煉新技術”締造者的身份載入史冊。

  該項技術被列入國家科技支撐計劃,是國務院督導的十七項重大科技項目之一,獲得了“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科學技術一等獎”。方圓公司憑借著強大的自主創新能力和填補世界有色冶金空白的新技術,成為世界有色金屬工業科技進步的領跑者。

  崔志祥先生的倫敦之行,特別受到了LME主席布萊恩.本德爾爵士的高度關注和褒獎,是LME官方邀請出席2011世界有色金屬年會的重要客人之一。

  能成為LME官方邀請的客人,對于中國的企業家來說屈指可數,對于中國的民營企業家更屬首次。

 

第一章  方圓傳奇

  走在倫敦的大街上,剛剛接受完世界行業權威雜志——英國《金屬導報》(Metal Bulletin)的采訪,崔志祥一點兒倦意也沒有,他近似貪婪地閱讀和吸收著世界工業革命發源地的內涵與靈氣。

  嗅覺靈敏的《金屬導報》在崔志祥董事長還沒到達倫敦之前就做足了采訪功課,從世界銅市場格局到“氧氣底吹技術”的顛覆性應用,他們把崔志祥視為這次LME年會的標志性人物,他們早已拍板,崔志祥是本期《金屬導報》雜志的封面人物。

  浪漫、柔情的英吉利海風輕輕地吹拂著崔志祥的臉頰,從摘棉花的農村娃娃到今天成為世界有色金屬行業的翹楚,崔志祥這條響當當的山東漢子此時此刻也禁不住熱淚盈眶。

  是啊!整整十六個春秋,從1998年5月18日,那個很小很小的廢雜銅加工廠到今天的方圓集團,崔志祥走得實在太累、太辛苦、太不尋常!

  一切都是前定。

  1998年夏天,34歲崔志祥義無反顧地離開了濱州,離開了那個平淡卻又溫暖的環境,來到東營,開始他極具傳奇色彩的銅業人生。

  崔志祥就像一個顛覆舊秩序的使者來到這紛攘澎湃的時代。他的靈魂宛若處子,那么坦然若谷。強烈的使命感在他的靈魂里早就播下了秘密的火種,在人生的歲月里,遭逢春天的野火,便開始熊熊燃燒。

  從銅業門外漢到中國銅冶煉技術自主創新的第一人,從私營小企業到全球矚目的的行業硅谷……崔志祥的中國式創業故事里,包含著世界性的勵志元素:夢想、奮斗以及創新。

  崔志祥的中國夢里,散發的是映射世界的光芒。在歷時16年的奮斗歷程中,崔志祥不僅實現了他個人命運的轉變,也為中國企業轉型升級提供了一個獨特的正能量范本。

  1998年,方圓廢雜銅冶煉廠正式投產;

  1999年,方圓集團1萬噸陰極銅生產線正式投產,次年實現產能翻番;

  2003年,著手規劃建設第二工業園;

  2005年,陰極銅產能達到8萬噸;

  2006年,規劃建設第三工業園;

  2006年7月31日,舉辦“氧氣底吹造锍捕金”項目奠基儀式;

  2007年,陰極銅產能達到16萬噸;

  2008年,方圓集團“魯方牌”高純陰極銅榮獲有色金屬行業產品質量最高榮譽——“金杯獎”;

  2009年春天,方圓公司煉銅“配煤率”降到了零,實現了“自熱熔煉”。這在中國有色企業中,是有史以來的第一家;

  2011年,“氧氣底吹技術”榮獲山東省科技進步一等獎、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科學技術一等獎;

  2012年,陰極銅產能達到40萬噸。從企業初創到銷售收入突破百億元,方圓用了大約10年時間;從銷售收入100億元到200億元,方圓只用了大約3年時間;而從銷售收入200億元到銷售收入突破500億元,方圓僅僅用了兩年時間;

  2013年方圓銅業生產陰極銅37.6萬噸、黃金16.8噸,白銀367.5噸,銷售收入558.3億元,利稅36億元,進口額突破30億美元;

  方圓銅業集團目前總資產243億元,員工近3000人。銅產量列全國第六位,金銀產量均列全國前十位,是山東省百強,全國500強企業。

  這是一份驚艷世界的答卷,是崔志祥人生之樹結出的累累碩果。

  縱觀崔志祥十六年的方圓銅業發展史,可謂是驚險的“三級跳”。

  第一跳是創業的基礎,是練兵,是彩排;第二跳是提升,是預演;第三跳是改寫世界銅冶煉歷史的一跳,是方圓銅業帝國面向全球直播的精彩演出。

 

第二章  撬動地球的支點

    銅,古老而年輕的金屬。

    銅,刻錄著人類文明進步的履痕。

  在古代,人們便發現了天然銅,用石斧將其砍下來,用錘打的方法把它加工成物件。于是銅器擠進了石器的行列,并且逐漸取代了石器,結束了人類歷史上的新石器時代。

  在中國,距今4000年前的夏朝已經開始使用紅銅,即天然銅。它的特點是鍛錘出來的。1957年和1959年兩次在甘肅武威皇娘娘臺的遺址發掘出銅器近20件,經分析,銅器中銅含量高達99.63%—99.87%,屬于純銅。

  中國古代勞動人民最早利用天然銅的化合物進行濕法煉銅,這是濕法技術的起源,是世界化學史上的一項發明。西漢《淮南子•萬畢術》記載:曾青得鐵則化為銅。曾青為硫酸銅。

  西方傳說,古代地中海的塞浦路斯(CYPRUS)是出產銅的地方,由此得到它的拉丁名稱CUPRUM和它的元素符號Cu。英文中的COPPER,拉丁文中的CUIVRE、都源于此。

  銅文化是中國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一位歷史學家曾說,中國的歷史是一部青銅的書,此話一點都不夸張。曾幾何時,中國的銅文化就是一部縮寫的中國百科全書。中國不僅是產銅大國,而且是煉銅大國。傳統煉銅工藝在世界上曾一度領先,遺憾的是現代煉銅工藝卻沒有一席之地。現在我國使用的煉銅技術幾乎都來自國外:11種技術中,引進的6種,未經引進而消化吸收的有3種。大多銅企業采用的閃速法、艾薩法、奧斯麥特、諾蘭達以及雙閃等工藝技術和核心設備均從國外進口,不僅耗資巨大,而且在熔煉過程中每噸銅精礦還需要配入4%至8%的碳質原料。

  要想方圓銅業成為百年企業,必須另辟蹊徑,尋找屬于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只靠模仿,將永遠無法成為真正的王者。

  這一想法,崔志祥在方圓第二工業園建設的同時就在腦海中閃現萌發。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已經開始為方圓第三工業園進行最初的藍圖構想。

  崔志祥的過人之處就在這里,走一步看三步。當人們在為方圓第二工業園上馬捏一把汗的時候,他已經開始把關注的目光放在了銅精礦的冶煉上,只有上了銅礦冶煉才能算真正的銅鏈大循環。然而,近似天文數字的國外銅冶煉設備和技術轉讓費就足以讓方圓陷于窒息的邊緣。

  有沒有捷徑可走?

  很長一段時間崔志祥一直在思考這個戰略性的問題。

  入行以來,崔志祥把自己完全沉浸在銅的世界里,凡是與銅有關的書他就看;凡事與銅有關的技術他就學;凡是與銅有關的朋友他就交。一個偶然的機會,崔志祥捕捉到一條十分重要的信息。

  全國工程設計大師,時任中國有色工程設計研究總院原副院長、總工程師蔣繼穆等科學家經過多年的潛心研究,改換頂吹、側吹送氧位置,將氧氣用氧槍從熔煉爐底部送入爐內,并攻克了很多工藝和工程難題,發明了氧氣底吹煉銅法。

  “用氧氣底吹法煉銅最早是美國和德國的教授于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提出來的,并且做過實驗。”蔣繼穆坦言,可是他們在做擴大實驗時,大量的工程技術問題解決不了,后來,只好宣布這個“玩意兒”不行。

  “我們最早用氧氣底吹技術試驗煉鉛。做完5000噸鉛冶煉試驗后,就想用這個工藝和裝置試驗煉銅。”霜染雙鬢的蔣繼穆娓娓道來,把思緒帶回到了1991年的湖南水口山。

  1991年,湖南水口山,蔣繼穆開始了煉銅半工業化試驗。

  “準備半年的試驗爐料(相當于3000噸銅的規模),兩個月就吃完了。可是爐子一點故障都沒有,于是接著弄銅精礦連續試驗,一試就開了217天。”蔣繼穆說。通過實驗,發現底吹較之頂吹、側吹不只是位置不同,它還具有噪音低、車間操作環境更好的優點。底吹法用銅锍反復沖洗爐渣,更有利于貴金屬的捕集,比其它方法捕集率可提高1-2%。再者,有利于V族元素等伴生金屬揮發富集于煙塵中而易于綜合回收,如As的揮發率大于98%。與我國引進的奧斯麥特法、艾薩法、諾蘭達等熔煉工藝比,氧氣濃度更高,可達70-80%,煙氣量更少,硫酸廠規模更小,單位投資更少。

  至此,一項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銅熔煉新工藝誕生了。

  3000噸半工業化冶銅試驗成功并申請專利后,蔣繼穆便開始四處尋找合作者進行規模生產試驗,然而,顯而易見的風險卻讓國內企業望而卻步。企業為了規避風險,他們寧可花巨資從國外購買成熟技術,也不愿意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萬般無奈之下,蔣繼穆也只能暫且將這一技術束之高閣。“氧氣底吹技術”就這樣逐漸淹沒在故紙堆里,十多年間無人問津。“氧氣底吹熔煉技術”似乎要被歷史遺忘了。

  就在蔣繼穆為“氧氣底吹技術”苦苦尋找“婆家”的同時,來自黃河三角洲的“銅匠”——方圓公司董事長崔志祥也在為企業的百年大計另辟蹊徑。 

  “崔銅匠”遇到“蔣大師”。

  這是智慧和膽略的握手;這是科技和企業的完美結合。

  然而,從3000噸粗銅的半工業化實驗一下擴大到年產10萬噸工業規模,如此大的跨越所包含的風險是不可估量的。

  弄不好數億元的投入就打了水漂!這絕不是危言聳聽,要不然,這么好的工藝專利就不會沉睡13年。

  “這個工藝具有我國自主知識產權,是個為國爭光的技術,我們有責任有義務使其盡快產業化。”崔志祥擲地有聲的說。

  “我們來承擔試驗風險!”方圓銅業首席專家、原沈陽冶煉廠總工程師申殿邦代表崔志祥向蔣繼穆下了“軍令狀”。

  2004年,方圓公司和中國有色工程設計研究總院達成協議,共同合作開發“吹氧造锍多金屬捕集技術”。 

  2005年,公司在4000余畝的海灘上建設第三工業園,主體是年產10萬噸銅的“吹氧造锍多金屬捕集技術”示范工程。

  2006年,方圓公司投入1億多元,與中國有色工程設計研究總院(恩菲公司)聯合研發出了“氧氣底吹造锍捕金新工藝”,同國際上先進的閃速熔煉、頂吹熔煉、諾蘭達熔煉工藝一并得到國家的肯定和推廣,認定它是先進的冶煉工藝技術,生產效率高、工藝先進、能耗低、環保達標、資源實現綜合利用,且具有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新工藝。正如崔志祥說的那樣,“誓把鹽堿灘,變成金山、銀山和銅山!”

  2006年4月,“氧氣底吹造锍捕金”項目高級專家評估會在北京召開。

  2006年7月31日,“氧氣底吹造锍捕金新工藝示范工程”項目開工奠基儀式隆重舉行。

  2008年1月18日,新項目的“心臟”——底吹爐成功吊裝。3月27日,新項目的“第二心臟”——轉爐開始陸續吊裝。

  2008年8月8日,恩菲項目經理顏杰,方圓公司時任總工程師李維群,方圓公司首席專家申殿邦,全國工程設計大師、底吹工藝發明人之一蔣繼穆和方圓公司董事長崔志祥一起為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正式點火。

  氧氣底吹爐點火試車,整個流程順利暢通。崔志祥和蔣繼穆兩人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但蔣大師說:“這是創新的第一步,還有很多問題需要逐步去解決,任重而道遠。”

  2008年12月16日,一個改寫世界銅冶煉歷史的日子。

  運用“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建設的年處理50萬噸多金屬復雜礦冶煉工程正式投產。

  這一事件入選2008年度世界“銅行業十件大事”。

  在“氧氣底吹項目”實施的三年中,崔志祥和他的攻堅團隊歷經磨難,鳳凰涅槃。

  崔志祥和技術人員一起愣是靠一夜一夜的爐前蹲守,一點一點地探索研究,連破五關,解決了工藝技術和裝備中的“腸梗阻”、“腦血栓”。在電解工藝項目中,為了適應上游“底吹工藝”多金屬綜合捕集的要求,他們研發了高雜陽極板的處理新工藝、高效電解新工藝等重要成果,大大提升了傳統工藝的技術水平;取代了傳統的氰化法提金銀工藝,解決了黃金、白銀等提取的回收率和環保問題;研發更加先進的“氧氣底吹連續煉銅工藝”,可徹底杜絕有色金屬冶煉中的低空煙害,實現真正意義上的零排放生產……

  方圓公司自主研發的“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不添加任何燃料,完全實現自熱熔煉,與國外技術相比,單位能耗降至130公斤標煤,并可實現無廢渣廢水排放。其中煉銅“配煤率”降到了零,在有色企業里首次實現了“無碳”。

  “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這項具有變革意義的復雜工程技術,從研發轉為應用繼而走向完美,整整花費了13年的時間,這背后的故事精彩萬分感人至深。

  膽略加智慧,共同鋪就了崔志祥的飛躍之路,方圓銅業從此站在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制高點,以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銅冶煉技術和工藝體系,一覽眾山小。

  2010年9月,在山東東營舉行的“富氧底吹高效銅熔煉新工藝”科技成果鑒定會上,由中國工程院院士邱定蕃、張國成等多位權威專家組成的專家組認為,該工藝具有冶煉強度大、實現完全自熱熔煉、原料適應性強以及煙塵率低等其他工藝所達不到的優勢,是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銅冶煉技術。

  邱定蕃院士指出,該工藝技術無論從節能環保、勞動條件還是建設成本、工藝裝置等方面都做得非常好,尤其是在發展低碳經濟上樹立了典范。

  云南銅業股份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教授級高工米兆襄說:“在該工藝技術之前,國內所有的銅冶煉技術都是引進的,我國都成了世界冶煉技術的‘展覽館’。現在我們終于有了自主知識產權的技術,并且優勢突出,這是世界銅冶煉技術一個相當大的進步。”

  2013年4月20日,經中國合格評定國家認可委員會(CNAS)現場評審,公司質檢中心順利通過國家實驗室認可。

  2013年4月27日,山東方圓有色金屬科技有限公司被山東省科技廳、財政廳、國稅局、地稅局等共同認定為高新技術企業。

  2013年3月18日,創刊百年的英國《金屬導報》以“氧氣底吹技術正蓄勢撬動一場巨大變革”為題,對方圓公司自主研發的新型冶煉技術給予高度評價:“該技術指明了金屬冶煉行業乃至多個領域未來十年、數十年,乃至上百年的發展方向。”

  方圓銅業終于登上了世界銅冶煉的峰巒。

 

第三章  銅冶煉之劃時代火焰

  “如果挖一個深深的洞,我們就能到達中國。”

  2010年11月16日,智利共和國總統塞瓦斯蒂安•皮涅拉在北京舉行的“智利——機遇之國”研討會上,用兒時對中國的想象開始了他激情洋溢的演講。

  智利是一個傳統的礦產品出口國,生產著全球三分之一的銅和其他大量礦產,如金、銀、鉬、鋅、鐵、鋰、硝酸鹽和煤炭等。礦業也是中國目前對智利投資的重點領域。

  作為智利總統和礦業部長的特別嘉賓,崔志祥應邀參加了這一盛大活動。

  這是方圓人的驕傲;這是先進技術的力量。

  智利是世界產銅精礦的第一大國,多年來一直非常重視中國市場。方圓的氧氣底吹法作為世界上最好的煉銅新工藝,極大地吸引了智利國家銅公司的目光。 

  從第一次到智利曲折地買礦,到今天成為一個國家的重要嘉賓,方圓人的內心經歷了太多的感慨。剛剛踏上智利銅王國的時候,人家只是按照程序簡單地接待一下,任何東西都不會告訴你。但是今天,無論是方圓的任何一個人踏上智利的國土,都會受到智利銅老大的熱情款待。他們是智利同行的VIP。

  2014年8月8日,智利國營銅業公司(CODELCO)—東營方圓有色金屬有限公司共建CODELCO東營工程技術中心簽字儀式在方圓公司舉行。CODELCO業務發展副總裁貝茨•努涅斯先生、方圓公司董事長崔志祥先生出席簽字儀式。

  雙方約定將在方圓技術創新基礎上,充分發揮其研發經驗、設備設施、人才隊伍、研發機制、組織管理等方面的優勢,特別是借鑒當今世界新興的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生產線及配套工藝技術,為雙方科研項目提供必要的工廠化實驗與研發基地,以適應全球面臨的礦產資源日益減少、成分日益復雜、環保要求日益提高等需求,從根本上解決一系列困擾智利、中國乃至全世界冶金行業的難題,共同推動世界銅行業的技術進步與產業升級。

  以“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以及包括冶煉污酸處理及應用新工藝、砷及重金屬元素的無害化處理和資源化利用工藝及相應裝備的精準控制在內的若干支撐配套工藝為代表的方圓技術,憑借穩定、卓越的生產實踐表現,迅速得到CODELCO的認可。共建工程技術中心這一盛舉,必將對世界銅行業的科技創新產生重要影響。

  智利國營銅業公司、智利康賽普西翁大學、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中國恩菲工程技術公司、東營方圓有色金屬有限公司等代表見證簽字儀式。

  “方圓技術”是業內對方圓公司以“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為代表的整套新型冶煉技術和工藝裝備的統稱。這項技術填補了世界有色金屬冶煉領域的空白,被業內稱為“中國人的煉銅法”。

  CODELCO技術總監Leonel Contreras表示,新技術給人帶來“多重驚喜”。首先是原料適應強,能處理多金屬伴生的復雜礦料,大大提高金屬行業的原料保障能力;其次是實現了“無碳自熱熔煉”,無須額外添加煤、油等燃料,創下了世界冶煉史能耗的新記錄;三是開辟了金銀等稀貴金屬綜合回收的新路子,回收率比傳統方法高2%。

  智利在世界銅經濟中占有儲量、產量、出口三個第一,其中CODELCO公司被視為世界“銅老大”,其工藝、標準一直被視為行業標桿。近年來,隨著礦石品位制約和環保要求提高,智利銅企開始探索技術革新,對“方圓技術”的關注已有數年之久。方圓公司董事長崔志祥說,此次輸出,是從技術、工藝到裝備和服務的“整套”輸出,對中國冶金業具有標志性意義。

  CODELCO業務發展副總裁貝茨•努涅斯認為,在方圓技術基礎上,雙方有望解決一系列冶金難題。雙方將于9月在智利進行實質性技術交流,實施初步技術服務。

  山東省科技廳劉為民廳長聞之此事后,批示:這是企業自主創新的典型,原來靠評審產生的中心其作用恐怕不如此。技術路徑,市場導向,這是方向。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已向國家建議,在全國有色行業給予推廣這項技術。該技術項目的二期工程“氧氣底吹連續煉銅清潔生產工藝關鍵技術及裝備研究”,已經列入國家863科技攻關計劃,將在“十二五”期間進行產業化示范。

  863計劃即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項高技術發展計劃。這個計劃是以政府為主導,以一些有限的領域為研究目標的一個基礎研究的國家性計劃。

  在協商一致的前提下,達成了由中國恩菲工程技術有限公司、東營方圓有色金屬有限公司、豫光金鉛集團三家共同完成“氧氣底吹連續煉銅清潔生產工藝關鍵技術及裝備研究”“863”科技攻關計劃的實施框架。

  這三家,只有方圓公司是民企,但方圓對項目實施的積極熱情和有效推動,對項目投資的毅然決然與“慷慨”真誠,都顯示出一種不同于傳統定義的“民企風度”。

  事實上,這種“風度”滲透在方圓公司的每條精神血脈之間:他們對社會責任的積極擔當,對人才的有效培養,對全球市場和技術發展態勢的密切關注,對行業進步技術升級的自覺追求和推動,都表現出一股郁郁蔥蔥、勢不可擋的豪邁氣魄。他們希望能通過自己的力量,為國家開發出成本更低、產品更優的前沿技術,讓科技成果為促進實際生產提供更大的動力。在這項國家863項目面前,崔志祥真實的想法就是:這是利國利民之舉,而且有國家支持,這樣的好事企業當然要積極爭取。縱使國家在財政上不予支持,為了行業更好地發展,方圓也依然會將實驗進行到底。他的話擲地有聲:“實驗過程中,方圓一定全力以赴,提供最大的人力、物力支持。

  根據三方協議,方圓為實驗提供500噸水淬冷冰銅(成本約合2100萬元),并負責運往實驗現場。與此同時,方圓選派精兵強將,成立了實驗專項小組,由總工程師李維群指揮,方圓“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生產線的核心——捕金分廠時任廠長劉俊江、副廠長胡新成帶隊并現場指揮,麾下包括工程技術人員、一線作業骨干、質檢人員等近10人。

  從2012年5月9日到6月3日,短短的26天,三方精誠合作,共同努力,冷銅锍底吹連續吹煉半工業實驗取得了圓滿成功,達到了預期效果。

  胡新成從進方圓公司起,就一直零距離接觸煉銅,從火法精煉到PS轉爐吹煉再到底吹爐熔煉,他一步也沒落下。15年來,他把煉銅當成一項終身的事業用心去做,逐漸成長為一名老練卓越的“銅匠”。 15年間,他歷任爐前操作工、生產班班長、車間副主任、主任、分廠副廠長,并曾以專家身份前往南非等國家進行技術指導,實現了一個身無長物的年輕人到技術專家和中層管理者最華美的蝶變。用他自己的話說,方圓讓他“感到無比幸福”。其實,他只是方圓兩千多名銅匠的一個典型的縮影。為了滿足實驗要求,冷冰銅必須制備成細小均勻的顆粒。但方圓公司并沒有現成的水淬設備,怎么辦呢?經過研究,他們自己焊制了一個大鐵箱,來充當水淬槽。土是土了點兒,但只要用得好,就是好設備。1150攝氏度高溫的熱態冰銅在水淬過程中極易發生爆炸,這就對操作經驗和操作技巧提出了挑戰。好在方圓人都是最優秀的銅匠。經驗豐富的胡新成親自披掛上陣,現場摸索,一邊總結經驗,一邊慢慢改進,小心翼翼地進行操作,由小到大,最后用了20天,才一點一點完成了500噸水淬冷冰銅的制備。回想這個過程,胡新成坦誠自己不無后怕。

  “當時也并不是很有底,畢竟沒有做過。但是憑著一股跟銅打交道十幾年的感覺,憑著我們對銅脾性的了解,我們還是做到了。

 

第四章  既要金山銀山,更要碧水藍天

  初秋,微醺的陽光親切地撫摸著東營大地。

  沿著東西城的主干道——黃河路往東行駛,兩旁起起伏伏的城市林帶把東營裝扮得郁郁蔥蔥,昔日的鹽堿灘如今已經成為國家級園林城市,林帶的北面是一條人工開鑿的護城河,河水清澈委婉,淺淺流淌,像一首優美的抒情詩。

  在一片綠樹花叢之中,一道高大的磚紅色大門,氣勢宏偉地矗立在河的北岸,那顏色內斂而威嚴,正是銅的顏色。“方圓銅業”四個隸書大字鐫刻在大門正上方,穩重而不失儒雅。

  進入大門,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草地,各色植株散雜其間。辦公樓和科研樓,東西并峙,遙相呼應。微風吹過,樹枝搖曳,讓人恍如置身花園深處。

  近幾年來,以建設生態工業、綠色工業為己任的方圓公司已經構建起一條“銅冶煉-稀貴金屬冶煉-硫酸-水泥原料”的循環產業鏈,實現了不同產品之間的工業廢棄物循環利用,達到示范區內“三廢”零排放的目標。不能做企業掙錢,老百姓遭殃的事了!崔志祥這么些年一直不能忘記的就是杜絕污染。

  “節能環保一定是花錢的事嗎?我不這么看。方圓公司的嘗試證明,花錢的事可以變成賺錢的事!”崔志祥自豪地說。

  現在方圓公司共有兩個工業園區處于正常生產狀態。其中第二工業園區主要以銅精煉、電解以及稀貴金屬的綜合提取為主;第三工業園區是公司承擔的國家科技支撐計劃“吹氧造锍多金屬捕集技術”項目的產業化示范基地,以銅熔煉為主,輔以煙氣的綜合回收利用。

  根據方圓集團提供的資料顯示,這一整套完備、高效的生態工業體系包括:一是生產用的水、酸等,通過凈化工藝,全部實現閉路循環,達到廢水“再處理”、零排放的目的;二是熔爐出口的高溫煙氣通過余熱利用系統,將其中的熱能完全吸收,轉化成蒸汽和熱水;三是煙氣中的粉塵,則通過布袋收塵、電收塵等多種設備進行最大限度回收,然后再次返爐,提取有價成分;四是銅電解過程中產生的陽極泥,送到稀貴分廠深加工,分別提取其中的金、銀、鉑、鈀、硒等稀貴稀散金屬,剩余渣子則進入熔煉爐再次提取有價金屬。

  同時,對低品位、難處理的多金屬礦以及含金、銀高的貴金屬伴生礦,甚至垃圾礦都能進行綜合提取。其工藝對銅的回收率高于97.78%、對貴金屬的回收率為98.5%,均好于目前國際先進水平。方圓公司一位科研人員說,“銅、金、銀等主要有價元素的綜合回收率高,實際上相當于把后續工藝中存在的環保問題提前到冶煉工序中來部分的加以解決。所以回收率高,因為產出的冶煉渣在量上就很少。”

  數據顯示,目前,底吹爐所產熔煉渣的渣含銅為2%左右,在當今國際領先的冶煉工藝中占有明顯優勢。

  “熔煉渣后,緊跟著一條完備的處理回收生產線:經渣緩冷,進行第一道處理,含銅量高的冰銅包殼等被回收,重新配入爐內,剩余的進入渣子選礦環節,經過磨礦、浮選工藝,獲得渣精礦以及含銅量低于0.3%的尾渣,渣精礦作為原料,配入底吹爐,尾渣則是水泥廠的優質原料。這樣一來,在固體形態上就沒有任何垃圾了。”方圓集團副總經理、總工程師王智如是說。

  方圓公司探路循環經濟的結果,亦與國家發展循環經濟戰略不謀而合。2012年12月,國務院通過《“十二五”循環經濟發展規劃》,將發展循環經濟作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戰略任務,構建循環型工業體系成為中國循環經濟發展的重點任務。

  在發展循環經濟的再生銅冶煉領域,借助“底吹工藝”的技術優勢進行技術攻關,徹底解決了再生銅冶煉中產生“二惡英”的環保難題,提供了一條最環保的再生金屬處理新路。

  方圓公司發展的前十年,受制于技術水平的發展,在“三廢”的處理上基本采取的是傳統方案;隨著‘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在公司落地之后,在它的啟發和推動下,不斷研究和完善了一系列涉及資源綜合利用的理論之后,找到了一條清晰的環保產業之路。作為排放物的所謂的工業‘三廢’,現在已經不復存在。

  氧氣底吹技術可以將生產中產生的“三廢”進行進一步加工,從中提取各種可以利用的資源。以冶煉煙氣為例,眾所周知,冶煉煙氣是冶煉企業環保領域的主要難題之一,但方圓公司在反復試驗后發現,高溫煙氣在經過余熱鍋爐時,可以率先回收其熱能,由此,作為環保“罪魁禍首”之一的煙氣,變成了通用能源的電能。

  在煙氣處理上,方圓公司采用的是世界先進的“兩轉兩吸”工藝,并配以亞硫酸鈉生產,將熔煉和吹煉工藝產生的含硫煙氣,進行高強度處理。

  此外,方圓公司科研團隊在污酸污水的處理領域,也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據介紹,該團隊發明的污酸濃縮回收工藝,成功實現了“污酸變好酸”,在取得經濟效益的同時,省去了污酸處理帶來的成本投入。一正一反之間,企業的經濟效益和環保效益都得到了明顯體現。

  “如果沒有這些新工藝、新技術,那么我們面臨的將是環保壓力以及治污投入,有了這些工藝、技術之后,我們面臨的資源的附加值,就是企業的效益。天下間,有哪家企業會拒絕效益呢?”方圓文化中心主任聶剛在接受采訪時表示。

 

第五章  銅人銅語

  2014年1月18日,飄飄灑灑的雪花朦朧了北京。

  2013年度中國企業十大新聞揭曉儀式暨第十屆中國企業發展論壇在京舉行,備受關注的2013年度中國(跨國)企業十大人物揭曉。方圓集團董事長崔志祥榜上有名。同時上榜的還有任正非、王健林、張瑞敏等明星企業家。

  組委會給予崔志祥的入選理由是:讓企業站在世界銅冶煉技術高峰。

  面對這樣一份萬眾矚目的殊榮,崔志祥直搖頭,弄錯了,一定是弄錯了,咱一個煉銅的“銅匠“怎么能跟那些大企業家相提并論,一定是弄錯了,他甚至一度拒絕去北京參加領獎及論壇峰會。他囑咐千萬不要宣傳這個,讓人家笑話。

  這絕對不是崔志祥故作姿態。

  崔志祥從內心就不是張揚的人,他一直沒有忘記小時候放羊、摘棉花的經歷。

  在方圓采訪期間,曾多次和崔志祥懂事長嘮嗑交談,如果不是有人介紹他就是方圓銅業的董事長,你根本無法相信。

  沒有想象中的氣宇昂軒,沒有大老板的盛氣凌人,沒有云天霧罩的戰略戰術。他說他就是一個“銅匠“,管不了太多,唯一的心愿就是讓方圓這伙子人讀圣賢書,聽黨的話,煉好銅。

  采訪結束的時候,崔志祥董事長很真誠地邀請我一起吃頓飯,我欣然答應,因為在飯桌上,更能捕捉崔志祥的品行和才智。

  跟著崔志祥董事長的車去飯店就餐,本以為是要去豪華酒店,結果,崔總在東營東城商業街的一個叫阿佤山寨的小店停了下來,一起隨行的是方圓集團文化中心的年輕人,走進一個小小的房間,崔總也沒有到什么主賓的位置去坐,就坐在了門口的位子,崔總不喝酒,專門為我從辦公室帶的德國啤酒,這是一家湖北風味的特色店,菜都是崔總親自點的,上一個菜,崔總就站起來給每個人分菜,分到自己那里就剩一點點,邊分邊說,你們年輕人辛苦多吃點,上一個菜就分光一個菜,這是我第一次這么吃飯,但是感覺到非常的親切,就像是在家里和自己的哥哥弟弟們吃飯一樣。

  朗朗乾坤,天圓地方。

  飽讀詩書,深諳儒學的崔志祥把方圓二字發揮得淋漓盡致。

  崔志祥說,創新是一個企業的靈魂,是企業發展的新鮮血液。因循守舊,抱殘守缺,沒有危機意識和競爭意識,是很難有所創新的。

  在企業的發展過程中,方圓公司的理念與公司的發展相伴而生,相隨而行,那就是:始終把做企業和做人聯系在一起,就是常說的做企業如做人,境界在于心。這其中的深層次含義與儒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思想不謀而合。做企業也好比一個哲學問題,上升到世界觀,做任何事情都是相通的,是可以感悟的,與下棋、養鴿的道理是一樣的。世事如棋,要盡力把握人情、世故、物理,推崇自然,講究傳承與創新。

  崔志祥非常注重道德的傳承,他把家風、門風看做是企業發展的守護神。1998年就來到方圓工作的副總經理、總工程師王智說,我們董事長所信奉的理念就是把正確做人正確做事的原則以正確方式貫徹到底。他教導我們做人要正直,不可騙人;要勤奮,不可懶惰;要謙虛,不可傲慢;要勇敢,不可卑怯。這些是做人做事最基本的道德規范。為了打造一個讓員工安心工作的優秀企業,他不知疲倦,率先垂范,拼命工作。作為員工,我們都擁有非常樸素的想法,那就是愿意追隨董事長的理念和步伐,齊心協力,一心一意,通過企業這個平臺實實在在地干些事情。我們相信有領導者的親歷親為和我們自己的努力付出,理想總會照耀到我們身上。所以大伙為了自己也為了企業,都任勞任怨,默默付出。

  十幾年來,王智一直滿懷對企業的忠誠,努力工作,回報著企業對自己的培養。

  2010年,她參與承擔的“十一五”國家科技項目“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榮獲有色行業科學技術一等獎、山東省科技進步一等獎。

  2012年,王智榮獲“山東省富民興魯勞動獎章”,并被評為年度“東營市服務創新領軍人才”。她說:“這些成績都是方圓的,是團隊共同努力的結果。這些年,企業讓我感受到做方圓人真的很幸福。”

  這一點,方圓集團首席專家申殿邦也深有體會。他常年住專家公寓,晚上有的是時間找董事長聊聊技術的事兒。他說,只要不是出差在外,你幾乎每天晚上都能在辦公室找到他。他沒有周末,也沒有節假日。氧氣底吹工藝自2008年投產到后來無數次的改進提升,每一步都傾注了崔志祥大量的心血。 “那臺爐子就是我的魂!”不論凌晨深夜,不論秋冬寒暑,崔志祥總是要去看看那臺“寶貝爐”,為了它的健康成長,不盡地探索。為了企業,他拼命工作。他要求技術人員要以創新為己任,以更大的魄力去研究新技術,開發新產品。他要求方圓全體員工熱愛學習,勤于充電,特別是要學以致用,成為一個能夠解決實際問題的人。這是一個父親對年輕后輩們寄予的拳拳期望,將他們培養成才,是崔志祥最宏偉博大的愛和慈悲。為了讓更多人領會,他首先從磨煉自己做起,拿出勇氣,從銅行業的門外漢,一步一步走向了銅技術領域的巔峰,成長為一個具有豐富實踐經驗和創新技術思維的專家學者。

  申殿邦說,他年近八旬還留在方圓,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對當家人崔志祥的敬佩和對企業的深厚感情。他們那代人,不為名利、不計個人得失,一心一意只想為有色行業做點力所能及的事。而方圓董事長崔志祥卓而不群,他讀懂了老一輩科技工作者的心思,為了共同的事業,崔志祥給大家創造了平臺,提供了機會。短短幾年間,方圓公司風云際會,“氧氣底吹”工藝大獲成功,連續獲得行業和省級科技一等獎,方圓從此走上了“科技創新引領企業發展”的快車道。申殿邦是這一跨越的促成者和親歷者,他把這種快樂歸為幸福。他說只要企業需要,他將一如既往、任勞任怨地工作下去。

  夜深人靜,月朗星疏。

  當我再一次閱讀我的采訪筆記,仍然被方圓人的情懷所感動。

  方圓用才、惜才、愛才,在科技上舍得投入,讓科技工作者專注技術研發。緊密聯系實際,面向實際問題開展科研攻關,讓科技成果迅速轉化為實際生產力,這或許是方圓科技成功的法寶。而懂得如何關愛員工,讓員工獲得幸福,則是方圓蓬勃發展的關鍵所在。

  方圓就是這樣一路執著、奔跑不停。

  與同行業相比,他們已經站到了一個新的高點上。我們有理由相信,挑戰新的高度,方圓勝券在握。

 

第六章  “銅”向未來

  伴隨著瑞士礦業(MRI)1萬噸金精礦的陸續入倉,東營方圓倉儲中心正式啟動運營。

  2014年8月1日上午,東營方圓倉儲中心投入運營暨首單海外金礦入園儀式在倉儲中心舉行。

  這是方圓集團在深度參與、積極融入國際化經營,提升管理層次等方面的重要探索。

  中外運、中儲、新加坡運亞等全球大型物流倉儲管理公司的進駐,將傳統的港口岸船弦交貨變成家門口提貨,生產倉庫前移,利用“境內關外”供應商的庫存,并有匯豐銀行、巴黎銀行等十幾家外資銀行提供的融資服務,實現多渠道融貨和融資,使原料儲備得到進一步保障。通過先期賒購,大幅度降低資金成本,實現融資融貨雙功能,提升企業的資金保障能力。

  目前,方圓公司和中外運簽訂協議,在有色金屬倉儲的基礎上,建設成立大豆、棉花等大宗商品倉儲中心,為社會提供服務。

  方圓的戰略意圖很明顯,就是要把觸角伸向海外,打造不敗的百年方圓。

  自2001年“走出去”的戰略寫入“十五”規劃,到2012年十八大報告再次提出“加快走出去步伐”,越來越多的企業走出國門,前往外國尋找礦產資源。但是,“走出去”容易,想要“走得漂亮”卻并非易事。

  作為世界“銅老大”的智利CODELCO遍訪全球,為何最終選擇與方圓合作呢?方圓銅業的回答是:技術。

  方圓公司憑借世界領先的“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探索出了一條“以技術換資源”的海外拓展之路。除智利以外,秘魯、墨西哥、泰國、澳大利亞等國的合作項目也已全面展開。

  方圓銅業地處沒有一點金屬資源的黃河入海口,卻利用西方國家的礦石資源,不僅使銅業成為東營經濟支柱產業,而且由一項技術帶動,在黃河三角洲形成了千億元規模的“銅”產業集群。

  “用技術換資源”正是方圓公司開啟國外銅業巨頭市場的金鑰匙。所謂“技術換資源”就是依靠先進的銅冶煉技術工藝,換取國外銅業巨頭的礦產資源。而在科技方面的自信,是方圓公司敢于提出“用技術換資源”構想的原因。

  這是一項完完全全的中國技術,不僅打破了國內銅冶煉技術長期由國外壟斷的局面,還填補了世界有色金屬冶煉領域的空白。

  正是這項新技術,使得方圓公司確立了中國銅冶煉技術創新的領導地位。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校長對此給予了高度評價:“方圓解決了世界有色金屬行業的技術難題,為全人類作出了巨大貢獻。”

  2013年初,智利政府主動邀請方圓公司對智利國營銅業公司6個冶煉廠進行技術改造,這一改造可創造12億美元的收益。

  方圓公司通過不斷的技術創新,形成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銅冶煉技術和工藝體系,與諸多世界頂級“選手”建立了技術研發、成果轉化、原料采購等合作關系,成為全國乃至全球有色金屬行業最具競爭力的企業。

  據統計,目前國內利用“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已投產的企業有6家,國外3家;正在科研、設計和工程建設階段的企業有8家;欲采用該技術的企業有5家。

  與此同時,方圓公司還將煉銅擴展到其它若干金屬行業,并向金屬冶煉的下游伸展,如果按照“合同能源管理”模式,推廣“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用不了10年,就將創造近萬億產值。

  方圓公司憑借世界一流的核心技術,實現了跨越式發展,從原來單一的廢雜銅冶煉企業發展成為集科工貿為一體的集團化循環經濟標桿企業。原冶金工業部副部長周傳典對“氧氣底吹熔煉多金屬捕集技術”表示極度肯定:“目前,我國工業領域可與國際技術裝備相媲美、成套向國外輸出、具備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設備工藝,就這一個!這項技術將是淘汰落后產能的首選工藝。”

  2010年12月,方圓公司發起組建了山東方圓有色金屬科技有限公司,主營科技咨詢服務、核心裝備制造、工程設計安裝和合同能源管理等業務。同時,方圓公司決定將“氧氣底吹技術”用市場化手段面向全行業推廣。

  目前,方圓科技公司已累計實現營業收入1.2億元,估算實現社會價值22億元。在技術換資源的戰略下,方圓公司又形成了技術資本化、項目企業化、成果社會化、績效指標化的“方圓模式”。

  如今,方圓公司與智利國營銅業公司、必和必拓、嘉能可、荷蘭托克公司、瑞士礦業貿易有限公司、路易達孚、中國五礦、中國中信集團、邁創環球等國內外知名公司建立了長期的密切合作關系,原料基地遍布智利、秘魯、美國、墨西哥、澳大利亞、蒙古、納米比亞、希臘、土耳其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保證了銅精礦、金精礦、銀精礦等原料的供應。

  方圓公司銅精礦-廢雜銅-外協陽極銅“三足鼎立”的原料格局已構建成型。

  2013年6月,中信集團再次與方圓公司達成合作共識,方圓公司拿出幾項國際領先的技術與中信集團旗下的中信環保公司進行深入廣泛合作,共同解決電力、冶煉等行業的節能環保難題。

  方圓公司董事長崔志祥對未來充滿信心:“氧氣底吹只是我們技術革新的新起點,我們的目標就是要終極化、完美地解決有色金屬領域面臨的資源、環境等共性問題,實現經濟社會與資源環境可持續發展。這也是我們的擔當和堅守。”

  2014年3月20日,世界上首條氧氣底吹連續煉銅工業化示范生產線全線拉通,產出第一批合格的陽極板,消息傳出,引發了業內的關注和轟動。這意味著,中國恩菲、方圓銅業等承擔的國家863計劃課題“氧氣底吹連續煉銅清潔生產工藝關鍵技術及裝備研究”圓滿完成。

  英國著名的《金屬導報》寫到:“該技術指明了金屬冶煉行業乃至多個領域未來十年、數十年,乃至上百年的發展方向”。

  世界上首條氧氣底吹連續煉銅工業化示范生產線投產以后,行業內又產生了“新的奇跡誕生”的贊嘆之聲,這一次,方圓銅業和氧氣底吹技術,再度站上了銅業王國的制高點。

  在“既要金山銀山,更要綠水青山”的目標指引下,氧氣底吹連續吹煉技術展現了其技術的優越性和顯著的節能效益:

  氧氣底吹工藝煉銅全過程能夠百分之百實現自熱平衡,無需添加任何燃料,單位能耗降低明顯;在吹煉工段,熔煉爐和吹煉爐之間采用溜槽連接,熱料直接流入,消除了二氧化硫煙氣低空污染,硫的捕集率將達99.8%以上,極大地改善了生產環境。以投產示范線為例,相比采用氧氣底吹熔煉+PS轉爐吹煉工藝,每年可減排二氧化硫1600噸;冶煉、化工過程中產生的余熱全部用于余熱鍋爐蒸發,不僅降低了煙氣溫度,還能產生大量飽和蒸汽和低壓蒸汽,用于發電和直接加熱電解液、干燥亞硫酸鈉產品;對污酸污水進行合理處理,進行循環利用,實現廢水零排放。

  注重人才培養,是方圓銅業諸多核心專長技術得以積累并不斷提升的重要原因,正如蔣繼穆所言,技術的發展,靠的是后繼有人。 目前,方圓銅業已經與中南大學、東北大學、美國普渡大學、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

  艱難困苦,玉汝于成。

  863課題圓滿完成,以及世界上首條氧氣底吹連續煉銅工業化示范生產線建成投產,這些光榮,對于崔志祥來說,都已經成為歷史。新的征途已經啟程,他們正向以責任為信仰、以創新為主題的探索提升之路大步走來。

  崔志祥滿懷信心地說,為確保“十二五”末銷售收入突破一千億元,方圓集團堅持大項目帶動大發展,大投入帶動大產出的思路,推動實施了多個大項目。

  2014年上半年,年處理100萬噸金屬礦項目主體完成,年內建成投產;新建的15萬噸高效電解銅項目主體工程基本完成,年內建成投產后,陰極銅的產量將達到70萬噸;技術裝備孵化及示范生產基地項目推進順利,主體廠房已經建成;稀貴稀散金屬綜合回收項目完成工藝設計,一期基建工作已經啟動。

  登高望遠,大河東流。

  是方圓人的堅守和擔當,創造了這耀眼的光芒;是方圓人的忘我和投入,鑄就了新的東方神話。

  中國方圓,正以科技創新為旗幟,追尋著技術變革的新方向,創造著有色冶金的新輝煌!

pp电子猴子疯狂 最新时时彩教程 辽宁福彩12选五下载app 福建时时88期 沙巴体育论坛 山东20选5群英会直播 广东时时11选五下载 内蒙古时时5个号走势 福建时时网络代销 今天的35选7的号码 同城游美女捕鱼cdk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用手机买黑彩网警抓吗 黑龙江时时开奖网址 上海时时游戏平台